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茶叙未凉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终于草草填上。  

2013-03-15 10:04:15|  分类: 颜色。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终于草草填上。 - 维 - 茶叙未凉
 
去年夏天入的秦时大坑。当时才在看重制的一二,聂蓉还是很爱的。虽然,从不要爱上用剑的男人,到此地无银的三不救,情节都烂俗了。但仍有一些地方戳中了软肋。
比如,在毒气弥漫的屋子外面。她对锁住的他说,你还没有报答我的救命之恩。转身,悄悄用手指抹去眼角的一滴眼泪。
直到后来她为他挡下暗箭。在难得不冷静的他面前,也只是什么都未说,惟有轻轻叹一口气。
记得有句子说,言语的表白是变相的索求。
也是。一直说,信要深信,爱必深爱。然而在巨大的无时不在的对孤独的恐惧中,谁又能做到不去确认自己身边的,是一根稻草,还是一片羽毛?而最廉价的确认方式,莫过于对他说,我爱你。然后期望也听到一句,我也爱你。
就算这声音从诞生的瞬间就沉没了。用幻象确认幻象,而已。
年纪愈大,不知怎么的就发展到了这种愈来愈隐的感情模式:可以为你去死,但永远也不会说爱。
所以说蓉真是幸福的。乱世颠簸又如何,至少。有人在屋外,为你削一把木剑。

画的时候因为参考某图,有了奇怪的副作用,蓉变得十分少女。怎么也没有原作里那一点清冷的味道。
那时只是鸡血涌心头,一时冲动起草了。至于善后这回事,懒人热了几天便冷去一边了。直到最近,最爱的都变成了温和冲淡的二师公颜美人……这张图才被草草填上狗啃一般的颜色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45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