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茶叙未凉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450mm高度的窗户。  

2012-06-10 14:54:10|  分类: 随意。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这个小屋子住了要2年,还是很喜欢的。虽然2年里,因为国人特有的,凶残的呛油锅的烹饪方式,以及完全不够强力的排风扇,屋子里一切东西,包括住着的那个姑娘,都糊了油乎乎一层烟。
墙壁乍一看也是白色的。虽然整体暗淡了。但如果用手指头按一按,就会发现柔软的不仅仅是墙纸的那一层厚度。还有粘软的一层,是散发着气味的时间的陈酿。
架子里的书也是。时常翻的几本倒好。好些本,也铺了一层。不盖点东西真是失误了。但“事已如此”,只好不“伤悲”地笑笑随他去了。
窄窄的小过道,排开燃气灶,台案,水池,冰箱,大大的箱子,接着就是书架和桌子。再里面,就是床。床的对面是大大的壁橱。壁橱和床中间是自己半吊子功夫组装起来的,摇摇晃晃的抽屉柜子。这小柜子也难得,我从来不敢稍微用力去使唤他,但想来,这么多次大大小小的地震,他也没摇晃散架。而中间,只有一小块,还被放了小地桌。可怜的小桌子上面和下面都堆得满满的。
床就挨着墙底的窗户,只有450mm高的窗户。2扇,厚厚磨砂玻璃的推拉窗。虽然还有一层纱窗。虽然窗子边框也看过去很好地贴着毛布密封条。但年代老久的屋子,这密封性已经到了让人匪夷所思的地步。
如果外面在下雨呢。我的床一边就一定是湿的。如果外面有风,我的窗帘就一定在飘动。如果外面是又晴又好的夏天,那夜晚,屋子就开了昆虫博览会了。那种小小的绿色的飞虫,倒也蛮可爱。蚊子么,欺负异乡客,但我有超级喷雾对付他;就算被咬了,也有超级灵验的,叫做muhi的药水对付他挖的坑。但但,那无比有气势的高频率振动翅膀的声音是怎么回事?
至今都无法理解,跟指尖一样大的甲克生物,是怎么进来的。姑娘分明已经放大了眼睛严严实实地把窗子周边全部考察过了来着。罢罢,您有秘密通道进来,我大门送客还不成么。
窗子外面是小小的花园。暖洋洋的春日早晨,听见欧巴桑们小鸟一样的对话,咕咕咕咯咯咯随着阳光一起飘进来了。睡得朦朦胧胧的,起来的时候,开窗户,就看见小花园绽开着新犁过的垄子了。
花园里还有两棵树,一棵是松树,还有一颗是会开花的树。我叫不出名字,开一种粉玫色的花。层层叠叠的形状,一团团点在也是厚厚的绿叶子里。是美丽得很矜持的树。
还有一个朋友,很温暖的,沉默的朋友。刚刚搬来这里,就看见他了。这么一说,惊觉他也陪伴了我2年多了。
有的时候坐在电脑前面,他就从旁边的墙上爬下来。然后不动,像坐禅。大多数时候都是这样,在右手边的墙上。有时候不见了,那基本抬抬头又能看见。黄豆大的,纯黑色的一个点。也有调皮的时候,爬在我键盘上,吹一口气送他下去,他也就慢悠悠地爬走了。相安无事,其淡如水。
一个人在外总是寂寞的。文化又总有隔阂。绕来绕去暧昧不明的语言方式,有时迷糊着,有时惶恐着。说到底,反而是这样一份相对无言,抚平了被压力烫紧了的表情。微微一笑。长久的看见便是陪伴了,陪伴便有温暖了。又何必介意是一只kumo桑呢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41)| 评论(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