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茶叙未凉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苍苔露冷,东篱酒凉。  

2010-08-01 11:55:09|  分类: 帐面。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其实是想写作“人间失格”的,但是我还算知耻。

我很敬业地在另一个世界沉浸了好久。今日凌晨在流光被人杀了。那一瞬间,看着自己的尸体。突然就浮现出了极其茫然的不真实感来,失真到失重。有点头晕,去接水喝。又觉肚子饿,去做炒面。近日迷恋一种超市卖的三百多三包的焼きそば,附带调粉,方便,味道也很好。于是用牛肉,葱花和香菜炒,连续吃这个,顿顿吃。就像曾经顿顿吃凉皮一样。

我一直不否认,自己是个沉纵的人。

但是剧烈地瘦下来。前所未有的瘦。身体摸起来就剩下骨骼,薄而脆。敲起来砰砰响。没有秤,但我猜自己肯定不会超过95斤。

从前的自己,一般体重和心态是反比关系。也就是说,当活得满足而自由的时候,我是瘦的,当感觉到压力或者抑郁,我会胖起来。但是最近情况与曾经任何一种不符。我无法判断自己的状态。

是这样一种人。读小说看电影,会困在故事里很久。做梦都会梦见当中人物。见池子便要一头扎进去。在网页上的文字里读到,代入感强烈的人,不适合玩虚拟角色扮演游戏,因为会迷路。我觉得我是。有的时候看着小宴在地图上走来走去,会放大看她的脸,觉得惊奇。有的时候右手夹着烟,左右去拿纸巾或者烟缸杯子,但是感觉小宴依然在走路或者跳跃。许是幻觉。

这里,什么都是赤裸裸的。其实我喜欢这种直接和粗糙。会有完全不认识的人,在看了你的装备之后,突然亲热得就像多年不见的朋友。更有陌生人,会直接密语给你,问你要钱。非常有趣。人格在这里一文不值。我看着好友栏里频频改名字的女人,她每改一次名字必是换了一个男人。她很自然,入戏,但又放松。这个姑娘每每让我觉得非常有趣。

我顶着从大风小说里借来的名字,曾经妄想遇见林酒。并且为这个妄想痴迷许多时日。林酒沈宴,画面定是夕光烧遍西天。当然,薄夜也不错。这里天空的颜色非常美。

但是变成了女人的沈宴有怎么会遇见林酒。唯一一个能让人有好好说中文的想法的人,却不过昙花一现,面具稍微扯破便成无赖嘴脸。要命的错觉。于是继续躲在各色表情中,冷眼看他人,十二倍冷眼看自己。当然,十分方便。

又想过沈宴终究是男人,不如回去。但是在这里,却没有遇见过一个有风骨抑或风情的女人。所以我虽一直有心,却没有舍得那六十块钱。

若这是论证题,那么结论是沈宴一定不会遇见林酒。一定不会。

比较冷的说法是:因为他们本不在同一本小说里。

(我是八月一日的分界线。以下是八月二十二日凌晨。)

薄其实并无他表面看起来的荒芜。我一直在写,只是越来越不习惯点开查看权限。

本来如此,若这能成为生活记录,那么“日记”本就是私人的东西。

但是介于他写作在网络这么虚拟的平台上,又写的是关于网络的事,那么这样虚无的本质,发表与否都无发表者本人所纠结的意义。所以,不必造作。于是我想说,沈宴终究变成了男子。并且对此十分舒畅。一直想在武器上刻:无不凉茶,不散宴,相识一场梦一梁,君自珍重。是想象的要说给某人的话。真奇怪,若有关于恋情的片段想象,也只是关于离别。可惜,他只吝啬地让我刻十五个字。怎么压缩都尽不了意。

每次下完凤巢,众人退团出本。自己都要在里面转圈不舍离开。一地落叶。在凤巢,永远十月。

某一年十月,在碧云天黄叶地,抖抖索索偷偷摸摸点了第一只烟,旁边有人笑,不会抽就别抽,呛着了吧。我不说话,心里甜蜜又苦楚。看到这里你必须不屑,瞧,这就是畸形人生的开始。

无论如何,我爱沈宴这个人。十分爱。突然想起了九故事里某一篇的题目,那一篇也是极喜欢的——为艾斯米而作:既有爱也有污秽凄苦。待会儿要再读一遍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37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