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茶叙未凉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春天,和沈,和杂诗。  

2009-03-22 04:41:57|  分类: 随意。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春天和杂事。 - 维 - 茶叙未凉


是给小草娘子的生日礼。手拙才疏,唯一能拿得出来的方式便是图了。对着相片,先是本能开素描,后转念笑了自己半天,一边做了简化。但大言不惭,自觉神儿还是捉了三分。

这几日天极好。虽然乱七和八糟不断,但总是因着美好的天气。身边人事都可爱起来。话说我哄着自己的本事真是越来越炉火纯青了。这下突然想起了第一炉香的句子。乔其对薇龙说,“你也用不着我来编谎给你听,你自己会哄自己。” 真不知这东西会不会跟鸦片一样,镇痛过后是治不了的瘾。

总之世道也很美。到处都是片子碟子剧情故事。偶尔犯矫情了觉得茕茕孑立了,随便扯一件过来就能把自己沉浸进去。你瞧现在的感冒药都主舒缓症状不治标,所以应对春天综合症的办法,最好莫过麻醉药。

在这样纷杂浮躁中读书最难维持。一直零零碎碎,若有若无气悬游丝状。夜深时刻翻沈先生的集子。有一卷是诗。啊,不得不说春天读诗真的是一件很湿意的事情。前有一部分是他收集的谣曲。民歌就是坦荡,吃果果得让人面红心躁。先生的前文,以及每一首的略解,都写得很有意思。后面的白话诗便很是参差了,可爱的句子亦时有闪烁,但大体便是那个时代众人的样子。当然我们都知道他起家的是散文和小说。而题外,不得不说,我还真是越来越喜欢那个时代,那种白话初起的腔调。文白夹杂,转承还略略蹊跷。又甫引西体,结构也很新鲜。语气词儿点得多,哟,咿,呵,抒情饱满。叹号也泼洒得十分痛快。较之现在,写字的大部分都走深沉淡定路线,文章满铺句点,苍白如卫生间的冷光灯,下面都是便秘的脸——欲言又止欲言又止欲言又止,其实不过干巴巴,屙不出东西。(心虚地说,怎么有抽打自己之感。)

转回来,再后面辑的是古体。然大多不忍读。个人趣味很喜五言,很有朴拙之味。不过断句减二字,便似重了一倍。五言多端庄,很少有见写得如七言旖旎风流。就算写相思,也变得若深流静沉。最著名的莫过于“盈盈脉脉”句。掩面道,其实叠字也是我小趣味之一。

以下是不忍读分界线。劝君止步此,大善。

春日么,春日读诗么,再加上前二日又飘了些雨滴。偶发湿兴也是——可理解的罢。二度掩面道,纯属文字消遣,若被囧着了,请一笑拂鸡皮,二笑扫疙瘩,三笑复平滑——罢。

一,仿盈盈脉脉体:

茫茫路渐微,遥遥立彼人。
衣影忽明灭,低眉顾一生。

此应为一女子在大雾天见了某人,又或者在太阳刚下山的时候见了某人,隐喻提升的话,亦可言在困境重重,踌躇之境中遇了某人。总之,这姑娘虽然看去柔顺,心气是强的。于是暗暗许了愿,已然。

二,仿民国体:

埋怨着埋怨着
沾着泪珠儿睡下了
枕巾上落了一根发丝
冰凉凝涩

翻了个身子
大半夜驮着风呜呜飞去了
细慢慢呼吸若针儿穿过
梦里面梦外面都疼着
隐隐阵阵地

良人呀你笑靥卷疯魔
良人呀你转身牵飞俺魂魄
一只瘦风筝
颤巍巍渡了城郭

俺念一年三年
俺念五年七年
月晴缺,影婆娑
独独儿不见你轮廓

茕茕落落
木木讷讷
那一遍遍梦里,俺守着一棵树
干枯,剧毒,名无果

此为前句女子,发愿多年,良人不现。渐入更年之期。脆弱敏感忧郁失眠近欲歇斯底里之状。
标点符号版应更丰满。如:良人呀!你笑靥卷疯魔!良人呀!你转身牵飞俺魂魄!
再,这一首尾巴二句是败了。不小心转成了席慕容体。

三,席慕容+舒婷体

我知我这一世
如同我见我下一世
不过是重复前一世
一切由你所得

那种种因果,铺叠悲愁喜乐
春去春来,杨柳婀娜
而我的窗户里,只有雪花飞舞
再不见绿树莺歌

不!这不是我要的生活!
我知道,我爱你因你爱着爱着你时明媚的我
我懂得,我爱的你应爱着爱着你的坚强的我
……
……
……

欧,终于崩坏了。此原应为女子暮年,在绝望中的顿悟和新生。但是显然,我还不具备掌握积极向上因素的能力,水平还停留在发发牢骚恨恨相思的肤浅层面。严肃说来,俺家还是比较满意第一段的,至少有些席姐姐的道儿。第二段的转折也尽力靠近了七八十年底主流现代诗歌的语言体系。至于第三段,我得坦白,自己笑场了。待会儿点了发表日志后,要去搜搜木棉树来二度学习下。

再,不能免俗,有一件想稍稍带过。因知自己的懒,下一次更薄不知又是何年何月,所以提前说。三天后是某人的忌。我十七岁的时候,曾翻着那本浅蓝封面的集子一读再读。我十七岁的时候,曾小声背一些句子给别人听。……野花青梗不远,医箱内古老姓氏不远,……因此跋山涉水死亡不远,骨骼挂满我身体,如同蓝色水面上的树枝,啊,青海湖,暮色苍茫的水面,一切如在眼前!只有五月生命的鸟群早已飞去,只有饮我宝石的头一只鸟早已飞去,只剩下青海湖,这宝石的尸体,暮色苍茫的水面。——隔这样久,仍然能够顺畅地背诵下来,然再也,再也不会背给别人听了吧,再也没有能够背给他听的人了吧。另外,为自己段首“不能免俗”四字感到羞耻,这世上别人怎么说别人怎样做又跟你何干?

好吧,没有什么能比跑题大王的薄文更像杂拌饭的了。而她似乎依然感觉良好,洋洋得意于过渡自然。其实半夜兴起更薄起初只为更而更,谁叫某留言嘲笑我“每月一更”言,有的时候姨妈还会不准时呢。而似乎,久不更如(哔)崩,何止是两个月的量,存着都够俺家过冬也。


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53)| 评论(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