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茶叙未凉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桃抱松。下。  

2008-07-28 23:04:08|  分类: 故事。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

第六场

 

旁白一:巧巧姑娘说不见客。

垂花门一片。门外立着青衣焦。青底白花飘。

旁白二:快瞧。那吊梢眼睛败尽了银子,还厚皮来找咱家巧巧。

焦:这姐姐,你若识得眼色,就传一个话儿。

焦:我三天后提一千两来。

门开。焦展颜,欲入。忽闻女子幽微歌起。

歌:你饮了青溪半里冰不消,恁渐渐大风扯破红绡。一树繁花再不等良人到。冷清清的烛照。剩谁对了镜细细儿瞧,慢慢儿笑。

焦驻足倾听。半晌。

 

第七场

 

某丁形容憔悴,卧梨木架子床。巧巧推门入。

巧巧:我十二岁时,爹爹说,可愿上城玩耍。

巧巧:我点头。然后被卖到南街水香榭。当时路过丁姓无数,却有一家不同。

巧巧:我问身边人。为何那宅子过梁书某丁?

旁白:三年前。巧巧十五岁。上得小楼第三层。推窗。望见丁宅青瓦歇山顶。鸱尾似落一只鸟。灰麻麻一点。许是斑鸠。

旁白:那么远,又怎得分辨细物。姑娘许是瞧花了眼睛。窗口风大。勿碰了凉气。

巧巧:她说,因这城中再无第二家敢称某丁。

某丁虚弱一笑。

风吹树叶声,若噼啪灼烧。巧巧侧耳朵静静听了一回。

巧巧:那时。南城朱门下有人举了一树桃花。

巧巧:那人,可是你?

某丁:那时是何时。那人是何形状。

巧巧顿了几刻。颤声道:三年前。白衣,白履。

某丁:焦从不着白衣。

巧巧双目水光闪烁。

某丁低低叹一口气。

某丁:而某丁,从不自朱门出城。

巧巧笑得眼角弯弯。水珠沥沥滴落。

 

第八场

 

某丁形容憔悴,卧梨木架子床。焦推门入。

焦:我十二岁时,饱食饥寒冷目。是你拾了我回去。

焦:这恩分,焦从不忘。

某丁:忘了也罢。

焦:这些年,你待我胜手足。这情分。焦亦不忘。

某丁微笑。

某丁:焦。帮我寻一块香木来。

焦低下头看着某丁:家里早已没有这种奢侈玩意儿了。

某丁:你把我的那些扇坠腰佩当了去。

焦:红珊瑚三块,绿松石七块,烙樱桃五颗,翠芭蕉一块。

焦:丁。你总是在梦里。

某丁笑意更深了些。

某丁:不要紧。我们还有一千两。

旁白:西城住着斜阳先生,人云可算天命。道,丁公子此生只一劫,若安然渡了,便是大福贵。

旁白:如此这般,松皮锁桃叶,或可解。你时时吹着,便当消遣。不定机关某日自破。

焦:我只好奇你那古怪的爹怎会藏了钱到那麻烦地方。投了钱庄岂不省事?

某丁:父亲说我坎坷。需备些救命的银子。

焦:等我去取了钱来。治你的病。

某丁:我活不到那时候了。

某丁:焦。我昨夜梦见自己着了一身白。举一棵桃树站在朱门下。而你一直不来。

某丁神情略略模糊了。

某丁:后来隐约瞧见你的苍绿长褂子。可惜桃花坠太急。

某丁声音渐渐暗下去。

某丁:焦。若我死了。银子全部是你的。

焦:丁。等你死了。

某丁:我觉得自己烫得像块石头。焦。你可愿抱我,最后……

某丁微微闭上眼睛:最后一回。

焦的手指潦草拂过某丁的脸。

焦:今儿别吃药了。早些歇息罢。

 

第九场

 

旁白:天明听解乌门栓。这云厚压山,小路不宽。雪落绵延,桃花缝成片。

焦:哪里有什么分岔路。

焦:我猜,你不愿告诉我,又无法不告诉我。所以只拣了一半儿说。

焦拔起一株小树,大力扫飞雪。

焦:丁。你明明知道饮下是毒。可你不挑破。可我都晓得。

焦仰头大笑。

旁白:只可惜各怀各心事,各着各魔障。更何况,错解签斜阳。嗏。已至此,又何必悲伤。

天一个明灭。焦立桃抱松前。大雪忽霁。

焦:你曾说,若心上之人心中无我,便无甚不舍。

焦:原是一心想死么。

焦:而等他知自己划了这口子动弹不得,便笑再多也无奈何。

焦握刀挖树干。枝叶晃动,桃花零落。

 

第十场

 

巧巧立乌门下。遥见焦步步走来。

巧巧:你可得了银子。

焦点头。

巧巧:那交了娘亲。我便从此跟你去。

焦摇头。

巧巧忽然嫣然一笑。

巧巧:你去这两日半。东钱庄来人清了丁家宅子。西钱庄来人收了房契地契。

巧巧:丁公子现在前些年遣散的一个老仆家中。

焦:带我去见他。

巧巧:你竟愿意见他。

焦从怀里掏出一个箱子。漆乌黑颜色。

巧巧:焦?

焦:算了。

焦:这箱子一点不沉。我抱着只觉滚滚烫。

巧巧:那便不是银子了。

巧巧:你为何不打开一瞧?

焦:巧巧姑娘。我进山走整整一日,才见得那东西。

焦:两树紧紧相抱。纵被雪压折了几多处枝桠,松针儿仍绿得逼人,桃花亦煞是鲜艳。

焦:可我挖它的心。却只觉自己心疼。而那东西一声不吭。

焦:估计。早就是个死物罢。

焦低头望着巧巧。一双细长流星目,若空空惟见一层雾。

巧巧:听那老仆说,丁公子昨儿正午失了气。临行前只挣扎着摸了一块干枯的树皮在手心里。

焦默良久。低声道:若我是这世上第一没心肺的傻,他便是这世上第一没脑子的痴。

后放声笑开来。转身即朝着来路快步走去。

巧巧伫了一会儿。亦大笑。

巧巧:丁公子,我给焦的,不过是普通冰糖,加安神的医铺方。

 

怀中箱子迅速冷下去。放地上,按住四角,轻轻揭了盖子。

白花花的银子在日光下极耀眼。

手一碰,窸簌簌融成了水。风一吹。扑啦啦扬作了灰。

 

 

fin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86)| 评论(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