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茶叙未凉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关于突然想起来说的就是这些。  

2007-07-26 00:14:40|  分类: 长长。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有的时候我在想。如果一切都悬浮在空中。似乎是关于某种经常出现的幻觉。转动视角。所有的物件都缓慢移动。颗粒。水滴。杯子。茶叶旋转下落的瞬间。每一颗锯齿,每一根绒毛。都清晰如许。

那块近乎透明的褐绿色。一大片一大片起伏瓢泼。

有的时候放的音乐里面唱。有声音在下降。有花绽放。有花。有花。飞扬。我听她一遍一遍地重复。然后似乎看见许多花朵一朵一朵打开。而她总是继续接着说,但那些虚幻。但那些虚幻扩张。它不断地不断地扩张扩张扩张。

无限的幸福和失落。

很长时间。假装莫名其妙若无其事废话连篇。。。越来越远。走得越来越远。明明剧烈摇摆起伏不定。你要假装一往无前。

一往无前。遇见镜子就惊慌打破。

很长时间。你并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样子。你不知道你的头发有多长。你的眼睛有多干。

有的时候我会想。也许是哪里出差错。这个念头如同底片上的卤化银。在强光下面哗啦一声裂开。熄灭了还是记住了。我自己都不知道。

我一直对自己说七月不远七月不远。然而当我的身边那个叫七月的东西一截一截消失的时候,我曾经期翼的东西还是没有到来。或许。永远都不会来了吧。

要么。那个笑得那么明亮的人。怎么就在铁轨上那么惨烈地去了一个狗屁不如的地方。

大风从东刮到西。从北刮向南。无视黑夜和黎明。 你所说的曙光究竟是什么意思。

呵。

前些日子还在中原。那时以为自己已经找到所谓安然。每天偷偷跑去嵩阳书院看黄庭坚的碑。看那个红色衣裳的女人轻轻展开拓片。很多裂痕的印子像植物的细枝。宣纸的背后隐约闪过一圈光。只那么一秒。然后倏忽不见。

倏忽不见。

他们说要漠漠轻喜轻伤轻离别。他们说没有不散的宴。他们说过眼云烟。他们后来说了什么我再也没听见。我看见远处有个人轻轻揶揄。哦。

其实道理最简单。掩耳盗铃是最睿智的生存哲学。蒙住眼睛。我说我看不见。那么就看不见。

本来就看不见。

看不见看不见看不见。

那么。何。苦。

我在读一本莫荻里阿尼的画转。临摹他那些面孔纤细的女人。没有瞳仁的双眼。鼻子的弧线。修长的脖颈。然后把素描本的那一页撕掉。

我从未见过一个那么美丽的人。除了美丽这个俗词儿,太多形容词说他都不足。突然联想到王尔德的夜莺。这太扯了。

到处都是全反射。镜子碎了除非光也匿迹了。总有什么一直提醒着自己的无聊无知无耻。

你懂得。他们懂得。我一厢情愿以为的。

如果间歇性是一半时间在矫情。一半时间在痛恨自己的矫情。

那么不如假装莫名其妙若无其事废话连篇。那样不错。

不过是一条误入大海的淡水鱼。不过在废力张合自己的腮。不过这一次居然笃信达尔文觉得进化无敌。不过如此。

睡觉去了。安。

 

时间: 2007-7-25 周三, 上午4:33 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23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