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茶叙未凉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畦畦记事。  

2007-11-30 16:32:11|  分类: 长长。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城规边兰春的论文还未写完。写了他全名出来是觉这名字有些好听。当然,和其人面目全然不搭。再,其实心里早已延了期罢。倒是因这,找了极好的理由翘了日语课。日语冯是个极善穿衣的美女。周二那件深蓝碎白花开衫让我妒忌不已。不过她讲课总是澎湃又茫然。虽然唧唧喳喳很可爱,但时间长了有些吃不消。

如果我没记错的话,这是十一月最后一天的下午。网上超市买的吃食刚刚送到。成功花掉了十一月生活费的最后十几块钱。新发现,绿色包装的,叫草原情牌子的袋装奶酪很软很好吃。

眼睛有点干。慢慢,好像也不去爱惜自己了。上午上课的时候坐最后一排,ppt小字部分看不真切,发现视力又坏了一些。心里面难过了一下。也就那么一下下。照样戴着博士仑。每天早上往眼睛里帖那两个小蓝片的时候。有点疼。

十一月下旬开始。总是睡着醒不来。一切是个圆形轨道。又回到了从前的某个时候。在闹铃里面做梦做得天昏地暗。特别长的梦。但很多在挣扎着起来以后就忘记了。明明努力想记住的。勉强的结果是头痛和徒然。

只有一个,扯着揪着捉紧了几块碎片。是讲一个孩子,可以让别人看不见自己。他在长成少年的时候,跟一个马戏团出走。戴着面具的父母姐妹,一起行走江湖。表演的把戏是魔术。别人看不见他,所以他拿了各色物件藏起或者移动到另外个地方。有一次出了差错。是父亲要将姐姐的鞋子变到另一个箱子里。那个时候他变成了我。在灯光明亮的舞台上,揭开了盖子。不远处是烧开的欢呼声。然后我看见姐姐光着脚。那双黑色的方口漆皮小皮鞋。不见了。

清晰记得当时的无所适从。总是这样。理所当然的事,一下子就扭转了方向。后来似乎和妹妹恋爱了。分不清。面具的面孔模糊又相似。好容易记住这个梦的原因,是因为这个孩子始终不能知道自己是否能被看见。他怕强光,怕舞台,怕眼睛。那种惶惶然的心情。写这些的时候发现没有及时记录是多么可惜的事情,忘掉的更多了。

不过。愿望越来越清晰了。我是一定要写一个好看的马戏团故事的。配插画。只是,对自己习性太了解。为了避免尴尬。还是不加限期了。

没有看新的东西。温习了很多遍秒速五厘米。尤其最后那一段。贵树的独白。『one more time ,one more chance』反复在mp3里面循环。其间的很多东西只有自己嚼了咽下去才知滋味。有的时候语言的载体太无力。或者说,知道终究大家的神经细胞都是不同的。我该怎么描述动容?不如放弃。

设计的关系。在五道口和知春路之间来来回回地走。轻轨穿过四环的时候身体里面也在跟着那个声音哐当哐当。四环宽阔而明亮。我想象着在每一辆移动的车里面坐着的人。想象有人打了个哈欠。站在我前面的姑娘离我不到10厘米。我闻到她头发上夹杂着灰尘味道的香。然而,都一样。距离都是一样的远。

最近很迷恋樱井孝宏。之前这个名字也频频见到。不过一直感觉一般。是从mononoke开始。后来一路下载了他主役的zombie-loan,tactics,和吟游默示录。再然后又淡下去了。顺便说来,着实,一个男人有好听的声音比好看的面孔要迷人得多。

和弋讲了几回电话。他的声音实在好听。尤其笑起来。第一次有人能笑得让我觉得豁然明亮。周三的时候我正从图书馆往宿舍里走。他用座机打过来。装作推销员一本正经地恶作剧。那一声你好无限惊艳。然后我暗暗牵动嘴角。一本正经地逗他。本能让我装傻装孩子气,本性又让我在一边不断嘲笑自己。这一点无聊的小小娱乐变成了边缘有点焦的葱花。最终,调剂不会太香,剔掉也不会可惜。

十九点在大礼堂北昆演牡丹亭。杜丽娘我最喜沈丰英。但不是她也没有关系。这个故事才真正听看不厌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98)| 评论(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